元宇宙再次打败春晚

去年春晚,沈腾在他参演的小品《还不还》里,调侃了近乎爆红的元宇宙。当时,疫情限制了人们出行的脚步,但也为元宇宙等虚拟现实提供了绝佳机会。

2022年,元宇宙仍被不少人视为资本吹起来的泡沫、平台收割流量的噱头和后流量时代虚幻的宏大叙事。然而一年来,它不仅迎来自身成长,而且还像水银般浸入各行各业。比如,字节跳动旗下Pico发布新款VR头显PICO 4,百度推出多位虚拟人,AIGC技术取得重大突破。

从另一个层面来说,元宇宙正在催生新的极客精神和青年亚文化。尤其是,许多年轻人在已有的技术和平台之上,探索出了许多崭新的社交与互动方式。在春节,这种全新组合打破了以往的流量链接与流动方式。

2023年,亿邦动力再次访谈Z世代年轻人,讲述年轻一代如何在元宇宙过年撒欢儿,以及这种变化意味着什么。

元宇宙的高潮在春节

元宇宙的崛起与爆红,有赖于疫情创造的线上化场景。但现在,疫情逐渐退去,线下正在恢复,中国的城市与乡村正重回曾经的烟火气息。这种回归是否会影响人们对元宇宙的热情?

事实上,元宇宙并未随着疫情逐渐消散,反而在向更多生产生活领域渗透。2023年春节,元宇宙向各行业的渗透或许将达到一个小高潮。

阿补是一个90后女生,她的老家在晋西南的黄河边上,她目前在太原的一家网络公司上班。她说,许多外地同事为了早点回家过年,都挤在一起加班加点干活儿。偶尔的短暂休息时间里,他们凑在一起互相浇水集福打小鸡。

2023年,支付宝集五福新出了福气乐园,同事们可以一块逛“线上市集”,一起套圈玩游戏。“一个电脑屏幕前七八个手机,那场面,太壮观了。”她说,本来一个人玩没意思的事情,现在大家聚在一起就很热闹。

阿补以及她所参与的项目,只是元宇宙虚拟世界里的一个小小缩影和案例。今天,如果你打开中国的社交媒体,如微博、微信、小红书或者豆瓣,将会看到大量这样的个人故事。在微博话题“超5亿人次在元宇宙体验拜年”之下,几百条留言讲述人们是如何参与元宇宙的。

元宇宙的渗透还不止于此。2022年春节前,亿邦动力访谈了多位在元宇宙里过年的Z世代年轻人,发现多数应用和玩法主要集中于娱乐和社交。2023年,随着更多平台、品牌和人群的涌入,买年货、画年画、拜年访友、朋友相聚、看舞狮、观皮影、放烟花……这些曾经必须在线下完成的新春习俗,现在统统都被搬到线上,进入元宇宙的世界。

买年货,各大平台都在尝试3D购物和虚拟试穿试用;画年画,现在有正在走红的AI作画;朋友相聚一块玩,想观看烟花大秀,有Pico的新款VR头显PICO 4,以及Meta 的VR头显 Quest Pro……甚至连茅台这样的传统行业巨头,也在加速入场。2023年1月1日,茅台上线元宇宙平台巽(xùn)风,三天用户突破100万。

科幻小说《雪崩》中提到,人们可以在元宇宙中拥有自己的虚拟替身,这个虚拟世界就叫做“元宇宙”。许多年轻人在已有技术、产品和平台之上,探索出许多崭新的社交与互动方式。

2023年的春节,不少元宇宙的玩法和需求,也将活跃在这类平台和社群,比如语C(语言Cosplay)。目前,中国活跃在QQ、贴吧等平台的语C玩家,大约有100万左右。

语C是一种类似“文字剧本杀”的游戏,玩家用文字进行角色扮演,通过玩家间的互动推动“剧情”的发展,按背景设定分为武侠、西方玄幻和校园等类型。语C和剧本杀都是基于虚拟人设的社交娱乐,但语C无需玩家合作推理出结果,而是半即兴地用文字聊天推进剧情。

亿邦动力调查发现,《动物森友会》《我的世界》《光遇》等已具备元宇宙体验感的游戏,受到元宇宙研究者的广泛关注。《我的世界》玩家能用方块搭建舞台,语C玩家也能用语言描述,让自己所扮演的人物经历一场难忘的跨年或新春宴会。

现实中,你的孩子一言不发,拿着手机打字;你可能想象不到,那个连煎鸡蛋都不会的孩子,可能正在语C世界里烹饪一顿丰盛的年夜饭。

在除夕当天,群主组织了一次春节跨年活动,决定让大家一起做一顿“年夜饭”。我记得当年还可以放鞭炮,所以根本听不清电视的声音。本想去厨房帮忙,却因为碍手碍脚被妈妈赶了出来。坐在电视机前百无聊赖,于是习惯性地点开了语C群。

这是一个以监狱为背景的语C群,玩家们扮演的是重刑犯或狱警——更像一群性格各异的人组成的俱乐部,只不过套上了“监狱”的外壳,本质上还是人与人间的互动和角色塑造。

此时“监狱”正值过年,玩家们有了自由时间。翻看聊天记录,有人换上喜庆的新衣服,有人在给外国人科普过年的传统习俗,有人邀请女士跳舞,有人在用鞭炮恶作剧,有狱警在回顾一整年的工作。

狱长在大厅“布置”了一张长桌,摆上狱警和囚犯合作的各式菜肴(东西南北的美食)。玩家们以文字的形式描述着菜肴的色泽和香气,一桌年夜饭仿佛就在眼前。事实上,这些角色背后大多是十七八岁的年轻人,几乎没有下厨经验;他们有人特地查了菜谱或看了教程视频,有人坐在厨房门口,一五一十描述出家里怎么做饭。

语C作为一种青年亚文化娱乐形式,聚集了大量玩家和爱好者,也吸引了投资者。语C垂类软件“名人朋友圈”拥有200多万用户,平均年龄16岁,女性占比较高。2016年8月,名人朋友圈拿到价值1000万元的Pre-A轮融资,由深创投领投,创大资本、东方富海、腾讯、武汉青铜基金跟投。

以合作、创造和自我表达为核心

马修·鲍尔(Matthew Ball)曾任埃森哲和亚马逊的战略高管,也是风险投资机构Epyl lionCo.的管理合伙人,也是全球最早系统介绍元宇宙的观察家。他在新书《元宇宙改变一切》里写道:“理想中的元宇宙并不以征服或牟取暴利为核心,而是以合作、创造和自我表达为核心。”

2022年12月31日,一个由27人组成的QQ群里,大家提议通过会议软件来一场“赛博聚会”,一起开摄像头连麦看B站跨年晚会。群成员为“元老二次元”,平均拥有6年以上的“漫龄”,职业涉及实习医生、大学生、留学生、公务员、新媒体运营、兼职虚拟主播等。

晚上7点40分,他们打开了钉钉,谁也没想到,上网课上班打卡的软件,竟成了群友跨年聚会的媒介。

十分钟后,所有人接入钉钉,虽然可以看到别人的真实姓名和公司,大家还是以网名相称。有人甚至用虚拟主播皮套,被大家调侃“不敢开头(开摄像头),是不是玩不起”。有人说自己在赛博派对前特地沐浴更衣,因为“重视兄弟”,有人则是头发都没洗。

特殊时期,有人嗓子还是哑的,有人刚刚“阳康”,都坚持来参加这次赛博聚会。跨年晚会进入尾声,还有五秒将进入倒计时。虽然钉钉会议存在一定的延迟,但在12点到来的一刻,群友纷纷举杯祝贺:“新年快乐——”

人在网上的流向和组织形式,决定着互联网的流量分布,因此一直是颇受关注的方向。这种以合作、创造和自我表达为核心的流动与重组,或许是元宇宙给互联网带来的重大改变之一。

如果说相互认识的“元老二次元”转战钉钉称得上对现有流量秩序的改变,那么接下来一群毫无关系、互不相识的年轻人一起组织的一场行为艺术,则是对这个秩序的更大冲击。

2022年12月19日,《光·遇》游戏UP主伐龙在B站发布一条动态:跨年夜最后10分钟,在《光·遇》游戏中复刻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倒计时。

该创意得到了众多粉丝的支持,像线下晚会一样,玩家们积极参与了彩排。90后程程就是参与活动的玩家之一,她关注了很多《光·遇》游戏up主,很喜欢伐龙脑洞大开的视频。

跨年当天,程程和其他参与者换上一样的服装,一部手机挂着伐龙的直播间听指挥,另一部手机玩着光遇游戏。直播间里,弹幕相互帮忙,有人进不去会场,就有热心人私信加好友,把他们拉进去。

距新年还有十多分钟,数百名玩家组成的粉色瀑布倾泻而下,落地后200名玩家迅速组成一块20*10的“屏幕”。在伐龙的指挥下,玩家切换颜色,组成“屏幕”上的数字,完成跨年倒计时。2023年1月1日0点整,玩家们用自己的身体,组成了“2023”。

随后,2023年第一场元宇宙欧若拉演唱会正式开始,玩家们自动四散开来,从“半空”中看,像极了一朵绽放的烟花。当天在现场参与和观看的玩家达到数千人,很难想象这是一群玩家自发组织的活动,就连《光·遇》的开发者陈星汉都在微博上为这次行为艺术点赞:

看到了龙姐(伐龙昵称)带领数千光遇玩家组织的跨年行为艺术,我被深深得打动了。让我对元宇宙的未来充满了想象和憧憬。谢谢你们给大家带来的感动和启发!

许多具备元宇宙体验感的游戏,都有玩家自发举办类似活动。例如《我的世界》中,玩家自行搭建了新年场景,与线上朋友共同燃放烟花、倒数跨年;《动物森友会》中,玩家扮演的小人一起坐在倒数屏幕前挥舞荧光棒,等待新年钟声的敲响。

这些活动的背后是元宇宙驱动下流量和人群的重组,也是新交流互动方式的变化。经过一年的发展探索,它们将在春节期间再次释放。

元宇宙打败春晚

春节临近,人口大规模流动,学生、农民工、城市歇脚的白领,很多人要回家过年。在老家,跟亲戚朋友围在一起,玩儿着手机,聊着天儿。那一刻,围墙倒下,信息开始彼此交互。

对互联网创业者来说,这曾是扩散产品的绝佳机会,一年就这么一次。借着这股东风,许多互联网产品一夜走红。2015年春节,微信推出红包,不到两年时间,便在许多地区超越了支付宝。2018年抖音便席卷全国。2020年,直播带货一炮走红。

不过眼下,年味变得一年比一年淡薄,许多人想躲开亲戚朋友的尬聊,许多人似乎不再有看春晚的理由了。元宇宙的出现,短暂地解脱了这些年轻人,也为互联网创造了新的可能性。

不难发现,不断涌现的元宇宙似乎正在打破过往流量交互的逻辑。年轻人因共同的爱好或愿景聚集,借由丰富的想象力,自发创造一个又一个不受技术、地域、亲属网络和主流叙事限制的元宇宙,并在其中欢度春节。

过去三年,元宇宙成为一个无限膨胀的概念,早已超出它原本的范畴。VR、虚拟人、NFT、AIGC……这些技术让虚拟世界足够真实、足够强大,足以叠加,甚至暂时覆盖不够完美的现实世界。无数大小圈层已经拥有了独属于他们的新年联欢,各有各的”宇宙“。这让年轻人找到了属于自己的“春晚”,也找到了一同欢乐的伙伴。

但春晚不能没有元宇宙。去年,沈腾在他参演的小品《还不还》里调侃元宇宙时,许多年轻人就已经转入元宇宙的世界里欢度春节。今年,随着元宇宙不断渗透,更多年轻人涌入其中。

年轻人的确不爱春晚了,而春晚也不得不加入元宇宙。

2023年1月14日,小年夜里,CCTV2023网络春晚在多个新媒体矩阵同步播出,总触达人次为9.65亿。今年,网络春晚首次打造元宇宙会场,网易调动多个部门提供技术支持,元宇宙体验覆盖Web3.0门票抽取、专属的元宇宙形象和虚实互动体验。

事实上,早在2022年,中国各地方卫视的春晚节目里,就融入了许多元宇宙的技术和要素。正因如此,2022年也被称为元宇宙“浸入”春晚的一年。比如,总台春晚的720度穹顶空间,就融合了XR、AR、全息扫描和8K裸眼3D呈现等技术,江苏卫视春晚用了XR舞台虚拟场景、360度自由视角、虚拟拍摄技术等。

不难想象,一场缺失了元宇宙元素的春晚,将会是什么样子。但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元宇宙,而在于人们正在逐步适应并强化不受技术、地域、亲属网络和主流叙事限制的元宇宙和Web3。

我们在上文提到,元宇宙的本质是合作、创造和自我表达,也是反叛和逃离Web2。在互联网的发展历史当中,这种精神是一贯的。过去几十年,互联网在硅谷和中国的出现及发展壮大,正是一批创业者和极客对传统IT的反叛与颠覆。而这种反叛和颠覆,某种程度上受到嬉皮士和清教徒精神的滋养。

换句话说,加入元宇宙的春晚,年轻人还会返回去爱它吗?

(文中阿补、程程为化名)

千里眼链讯致力打造垂直于币圈信息的专业资讯类门户网站。我们将每日为您提供最新动态和资讯,为您深度解析项目逻辑。我们还将为您提供最新市场行情的专业剖析,助您实时掌握行业发展趋势,紧握财富脉搏和机遇。

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千里眼链讯立场
本文由 人生自编自导自演 授权 千里眼链讯 发表,并经千里眼链讯编辑。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,并请附上出处(千里眼链讯)及本页链接。原文链接https://www.keyeinfo.com/depth/depth-hot/218905.html
发表评论

坐等沙发
相关文章
爆火的 Damus 会将 Web3 带向何处
爆火的 Damus 会将 Web3 带向何处
一周吃掉28%的GLP市场份额  JonesDAO的高收益从何而来
一周吃掉28%的GLP市场份额 JonesDAO的…
加密领域的下一波颠覆性创新浪潮将来自哪里
加密领域的下一波颠覆性创新浪潮将来自…
观点:Web3 社交协议在 Nostr 面前不堪一击
观点:Web3 社交协议在 Nostr 面前不堪…
一文速览Synthetix V3五大提案:流动性盛宴即将到来?
一文速览Synthetix V3五大提案:流动性…
Cool Cats的“三新策略”能助其摆脱低迷泥潭吗
Cool Cats的“三新策略”能助其摆脱低迷泥…
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!
商务合作1
商务合作2
联系我们
最新评论